(转)李承鹏–有个小区
前些时候,我又看到奥巴马催呗儿的可怜样。这次不是就业、物价这些小事,而是美国政府出大事了,没钱了,快破产了。这让我很是看不起。这么大一个政府怎么会没有钱呢,就算你没有发改委,为什么不去找找税务局。 印象中,美国总统从来就一副大雪封山、揭不开锅的样子,里根、克林顿、大小布什……要是建一个美国总统蜡像馆,每张脸一定在滴蜡。那天,奥巴马要借80亿美元修新的铁路线,立马有人跳出来骂他浪费、破坏环保,拉拢大选人气。我算了一下,才500多亿人民币哪,我都不好意思透露中国铁道部总工程师床下藏了多少钱。 美国太穷了,中国太富了。美国政府快破产时,我们的政府在过去一年税收8万个亿,未来的一年9万亿。相信不久的将来肯定13万亿,到时每个人头顶着“一万”的纳税证明,是清一色的十三“一”麻将阵型。 我认识一哥们,特别朴实的驾驶员。每当听说美国快破产时就很高兴,听说我国航母要下水时更高兴。他还上网投票给航母取名字,问“天津”好呢,还是“威远” 好。我就把13万亿的景象告诉他,说“一万”最好。我还告诉他,国家和政府是两回事,政府有钱不见得人民有钱。他不是很高兴,说你们文人就是矫情,反正我从心里希望国家富强,人民也才有好日子过。然后哥们就排队买房去了。这是他第二次排队买房子,我知道他去年排过一次。排到一半跑旁边买了一笼包子,回来每平米就涨了两千元。 虽然有微博后,很少有人恨不得游过去解放水深火热中的美国人民了。但并不是很多的人想过,美国政府虽然穷,要是奥巴马随便可以收点月饼税、改名税、拥堵费,顺手再成立一发改委把所有石油公司收为合众国长子,房产公司收为义子,把天天跟他较劲的议员们收买成犬子,这个政府就会变得很富,航母数量也堪比水母。 奥巴马不是不敢,而是不能。美国就像一个住着很多蛮横业主的小区,政府是业主选出来的物业公司,总统就是物业公司聘来的总经理。那些业主一会儿嚷嚷物业费太广州佳丽百花丛bhc高,一会抱怨下水道堵了,一会儿命令物业经理带着保安打外面的流氓,忽然又改主意,大肆批评经理天天打流氓花的钱太多……这挺娱乐的,美国总统在小区外跟英雄一样,在小区内跟龟孙子一样。 我并不见得喜欢美国,但我欣赏把小区、物业公司、物业经理拎得很清的关系。可我们这儿拧巴了小区和物业公司之间的关系。我常看到一些官员动不动就对群众说:我代表国家,来看望你们了。下面就欢呼感谢国家。双方这不是在互相吹牛吗,你不过物业公司聘来的项目经理,还敢代表小区?而另一方你本身就是小区,你自行感谢自己……可大家都习惯了,所以下一个故事是:就在骆家辉到成都窄巷子吃饭那晚,我碰巧也在那条街碰到一个80后女孩子。谈到中美两国的优劣,女孩就说:即使我们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可这个机制在抗震救灾时显示了很大效率,集中办大事。开始我以为她在说反话,这全然不像一个80后女孩儿说出来的。后来确认不是,我有点晕,只有说,要是一个物业公司只是为小区着火和捐款时才派得上用场,这机制,可就太不机智。 我就想起去年为写一篇玉树的文章,查阅了一下舟曲县志,再对比了一下舟曲的卫星图。发现古书上记载的舟曲是“陇上小江南”,郁郁葱葱、河水澄明,五谷丰登。可是,后来在当地政府率领下经过数十年英勇的乱砍滥伐,就成为光秃秃和硬梆梆。而这些光秃秃和硬梆梆造就舟曲英勇的80%GDP,也造就现在我们不得不英勇地用更多的生命和钱去对抗泥石流。 她也许并不知道,在集中办大事的重建中,玉树的政府办公楼重建得很好,可至今不少灾民还住在板房和帐蓬里。所以,集中办大事,却变成集中出大事。 一个小区,如果有一个权利过大的物业公司,就要犯错。早年有家叫秦的物业公司修了一道很长的围墙,犯错了。后来,有家叫隋的物业公司挖了一条很长的河,也犯错了。再后来,有家叫清的物业公司女主管执意修了一个大园子,就灰飞了。到现在,有家公司想卖地就卖地,想开发就开发,想修高铁就修高铁,从不征求业主的同意,就追尾了。所以说这里的物业公司不作为,是不对的,没有业主监督的他们,太作为了,从一个GDP走向另一个GDP,业主从一个CPI迎来另一个 CPI,涨了物业费,还得喊万岁。万税。广州白云95 98场 我很想告诉那个哥们,你不要以为是一个叫美国的小区很穷,其实是那个物业公司很穷。我想告诉那女孩,不要总想着被物业公司领导,而你才是这公司的领导。可后来发现,我们很多朋友只需要搞清官方和非官方,不需可我们这儿拧巴了小区和物业公司之间的关系。我常看到一些官员动不动就对群众说:我代表国家,来看望你们了。下面就欢呼感谢国家。双方这不是在互相吹牛吗,你不过物业公司聘来的项目经理,还敢代表小区?而另一方你本身就是小区,你自行感谢自己……可大家都习惯了,所以下一个故事是:就在骆家辉到成都窄巷子吃饭那晚,我碰巧也在那条街碰到一个80后女孩子。谈到中美两国的优劣,女孩就说:即使我们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可这个机制在抗震救灾时显示了很大效率,集中办大事。开始我以为她在说反话,这全然不像一个80后女孩儿说出来的。后来确认不是,我有点晕,只有说,要是一个物业公司只是为小区着火和捐款时才派得上用场,这机制,可就太不机智。我就想起去年为写一篇玉树的文章,查阅了一下舟曲县志,再对比了一下舟曲的卫星图。发现古书上记载的舟曲是“陇上小江南”,郁郁葱葱、河水澄明,五谷丰登。可是,后来在当地政府率领下经过数十年英勇的乱砍滥伐,就成为光秃秃和硬梆梆。而这些光秃秃和硬梆梆造就舟曲英勇的80%GDP,也造就现在我们不得不英勇地用更多的生命和钱去对抗泥石流。她也许并不知道,在集中办大事的重建中,玉树的政府办公楼重建得很好,可至今不少灾民还住在板房和帐蓬里。所以,集中办大事,却变成集中出大事。一个小区,如果有一个权利过大的物业公司,就要犯错。早年有家叫秦的物业公司修了一道很长的围墙,犯错了。后来,有家叫隋的物业公司挖了一条很长的河,也犯错了。再后来,有家叫清的物业公司女主管执意修了一个大园子,就灰飞了。到现在,有家公司想卖地就卖地,想开发就开发,想修高铁就修高铁,从不征求业主的同意,就追尾了。所以说这里的物业公司不作为,是不对的,没有业主监督的他们,太作为了,从一个GDP走向另一个GDP,业主从一个CPI迎来另一个 CPI,涨了物业费,还得喊万岁。万税。我很想告诉那个哥们,你不要以为是一个叫美国的小区很穷,其实是那个物业公司很穷。我想告诉那女孩,不要总想着被物业公司领导,而你才是这公司的领导。可后来发现,我们很多朋友只需要搞清官方和非官方,不需要搞清甲方和乙方,他们需要人管,不管,半夜辗转反侧,孤枕难眠。前年我写过一篇《有家公司》,当时观点是这样的:这个国家已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家公司,你一直以为自己爱的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一个国家,其实你爱的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一家公司,层层级级,县长是车间主任,县委书记是销售总监,市长是总经理,市委书记是法人代表,省长是CEO,省委书记是董事长。现在想来,当时我也拧巴的。因为从道理上,国家就是小区,政府就是物业公司,官员就是经理。所以,“有家公司”是没问题的,问题在于:是小区聘了有家公司,还是有家公司聘了小区。以及,物业经理是否乱收物业费,物业费是否供养经理的子女去别的小区留学。可我也觉得理想主义挺无趣的,因为现实是:这个小区,上海品茶信息并没有业主委员会,也没选过物业公司,更没正式聘过物业经理。倒是物业经理成立了物业公司,物业公司掌控了业主,视心情好坏,可规定谁可以是业主,谁不准是业主。业主只负责交费,不参加管理,不能投诉,亦不得随意移居别的小区。保安任意抓人,每逢流氓来袭,即刻大门紧闭……到最后,奉天承运: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小区,谁反对物业公司,就是不爱小区。钦此。
转走了
这砖砸的掷地有声!通俗易懂!就是下一次不要大段的重复,省得人看着累…
抱歉。那是因为版主设下的保护,当你想复制时,下载的却是一通乱麻,我已化了不少功夫理清删除,结果上版时马虎还是上了未完成版。以后改进。
及时改正,正版如下:前些时候,我又看到奥巴马催呗儿的可怜样。这次不是就业、物价这些小事,而是美国政府出大事了,没钱了,快破产了。这让我很是看不起。这么大一个政府怎么会没有钱呢,就算你没有发改委,为什么不去找找税务局。 印象中,美国总统从来就一副大雪封山、揭不开锅的样子,里根、克林顿、大小布什……要是建一个美国总统蜡像馆,每张脸一定在滴蜡。那天,奥巴马要借80亿美元修新的铁路线,立马有人跳出来骂他浪费、破坏环保,拉拢大选人气。我算了一下,才500多亿人民币哪,我都不好意思透露中国铁道部总工程师床下藏了多少钱。美国太穷了,中国太富了。美国政府快破产时,我们的政府在过去一年税收8万个亿,未来的一年9万亿。相信不久的将来肯定13万亿,到时每个人头顶着“一万”的纳税证明,是清一色的十三“一”麻将阵型。我认识一哥们,特别朴实的驾驶员。每当听说美国快破产时就很高兴,听说我国航母要下水时更高兴。他还上网投票给航母取名字,问“天津”好呢,还是“威远” 好。我就把13万亿的景象告诉他,说“一万”最好。我还告诉他,国家和政府是两回事,政府有钱不见得人民有钱。他不是很高兴,说你们文人就是矫情,反正我从心里希望国家富强,人民也才有好日子过。然后哥们就排队买房去了。这是他第二次排队买房子,我知道他去年排过一次。排到一半跑旁边买了一笼包子,回来每平米就涨了两千元。虽然有微博后,很少有人恨不得游过去解放水深火热中的美国人民了。但并不是很多的人想过,美国政府虽然穷,要是奥巴马随便可以收点月饼税、改名税、拥堵费,顺手再成立一发改委把所有石油公司收为合众国长子,房产公司收为义子,把天天跟他较劲的议员们收买成犬子,这个政府就会变得很富,航母爱上海自荐区数量也堪比水母。奥巴马不是不敢,而是不能。美国就像一个住着很多蛮横业主的小区,政府是业主选出来的物业公司,总统就是物业公司聘来的总经理。那些业主一会儿嚷嚷物业费太高,一会抱怨下水道堵了,一会儿命令物业经理带着保安打外面的流氓,忽然又改主意,大肆批评经理天天打流氓花的钱太多……这挺娱乐的,美国总统在小区外广州微信品茶狼跟英雄一样,在小区内跟龟孙子一样。 我并不见得喜欢美国,但我欣赏把小区、物业公司、物业经理拎得很清的关系。可我们这儿拧巴了小区和物业公司之间的关系。我常看到一些官员动不动就对群众说:我代表国家,来看望你们了。下面就欢呼感谢国家。双方这不是在互相吹牛吗?你不过物业公司聘来的项目经理,还敢代表小区?而另一方你本身就是小区,你自行感谢自己……可大家都习惯了,所以下一个故事是:就在骆家辉到成都窄巷子吃饭那晚,我碰巧也在那条街碰到一个80后女孩子。谈到中美两国的优劣,女孩就说:即使我们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可这个机制在抗震救灾时显示了很大效率,集中办大事。开始我以为她在说反话,这全然不像一个80后女孩儿说出来的。后来确认不是,我有点晕,只有说,要是一个物业公司只是为小区着火和捐款时才派得上用场,这机制可就太不机智。我就想起去年为写一篇玉树的文章,查阅了一下舟曲县志,再对比了一下舟曲的卫星图。发现古书上记载的舟曲是“陇上小江南”,郁郁葱葱、河水澄明,五谷丰登。可是,后来在当地政府率领下经过数十年英勇的乱砍滥伐,就成为光秃秃和硬梆梆。而这些光秃秃和硬梆梆造就舟曲英勇的80%GDP,也造就现在我们不得不英勇地用更多的生命和钱去对抗泥石流。她也许并不知道,在集中办大事的重建中,玉树的政府办公楼重建得很好,可至今不少灾民还住在板房和帐蓬里。所以,集中办大事,却变成集中出大事。一个小区,如果有一个权利过大的物业公司,就要犯错。早年有家叫秦的物业公司修了一道很长的围墙,犯错了。后来,有家叫隋的物业公司挖了一条很长的河,也犯错了。再后来,有家叫清的物业公司女主管执意修了一个大园子,就灰飞了。到现在,有家公司想卖地就卖地,想开发就开发,想修高铁就修高铁,从不征求业主的同意,就追尾了。所以说这里的物业公司不作为,是不对的。没有业主监督的他们,太作为了,从一个GDP走向另一个GDP,业主从一个CPI迎来另一个 CPI,涨了物业费,还得喊万岁。万税。我很想告诉那个哥们,你不要以为是一个叫美国的小区很穷,其实是那个物业公司很穷。我想告诉那女孩,不要总想着被物业公司领导,而你才是这公司的领导。可后来发现,我们很多朋友只需要搞清官方和非官方,不需搞清甲方和乙方,他们需要人管,不深圳95水会大全管,半夜辗转反侧,孤枕难眠。前年我写过一篇《有家公司》,当时观点是这样的:这个国家已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家公司,你一直以为自己爱的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一个国家,其实你爱的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一家公司,层层级级,县长是车间主任,县委书记是销售总监,市长是总经理,市委书记是法人代表,省长是CEO,省委书记是董事长。现在想来,当时我也拧巴的。因为从道理上,国家就是小区,政府就是物业公司,官员就是经理。所以,“有家公司”是没问题的,问题在于:是小区聘了有家公司,还是有家公司聘了小区。以及,物业经理是否乱收物业费,物业费是否供养经理的子女去别的小区留学。可我也觉得理想主义挺无趣的,因为现实是:这个小区,并没有业主委员会,也没选过物业公司,更没正式聘过物业经理。倒是物业经理成立了物业公司,物业公司掌控了业主,视心情好坏,可规定谁可以是业主,谁不准是业主。业主只负责交费,不参加管理,不能投诉,亦不得随意移居别的小区。保安任意抓人,每逢流氓来袭,即刻大门紧闭……到最后,奉天承运: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小区,谁反对物业公司,就是不爱小区。钦此。
李承鹏,别号李大眼,原是体育报记者,因揭露吹黑哨的体育界而更闻名。不料他的政论时评也写得如此精彩形象,嬉笑挥斥,而鞭辟入里,也比那些逻辑缜密的八股文章,更让小民易于理解接受。现时还有不少国人在落伍地期望或思念救世主般的明君,倒不妨多想想李大眼对于现代国家的概念以及它与国民的实质关系的理解和比喻。—-其实你们(或我们)百姓,才是业主!业主需要的是维权,拥有知情监管权、任职罢免权、聚会讨论决定权,以避免乱征费税、吃里扒外。。
不好意思,错怪你了!你辛辛苦苦整理出来不容易,您辛苦了!这文章不错,把个现代国家机器与国民的关系深入浅出的展现出来了。这样的国家才是先辈们和现代多数人想要的理想的国家。在组建国家机器方面美国西方国家仍然是全世界非民主国家学习的榜样,只是不需要学习他们的霸权思想就好了…
老弟思路清晰
来给jack大哥捧捧场上世纪九十年代,四川有个全兴足球队,曾经一度战绩不错,令成都掀起了一股足球热。当时的成都商报开了一个足球专栏,我注意到有个球评的文章写得很好很特别,将古龙的风格和鲁迅的犀利揉为一体,那人就是李承鹏。那时他刚出道,还没什么名气。
后来四川电视台黄金十频道开始直播全兴的比赛,李承鹏成为转播嘉宾,有幸识其庐山真面目。一双大眼,说话磕磕巴巴,一副不自信的样子,完全没有笔下的潇洒。逐渐,李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文章也越来越犀利。只是,给我的感觉如同练辟邪剑法或葵花宝典一般,入了魔道。从此便不再关注他。前一阵,偶然在天涯瞥到一个怪吓人的题目,作者李承鹏,一时好奇,点击进入,看了几行,掩面而出。我不知道写出一篇充斥着性器官,用小姐嫖客来做比方的文章,到底算一个无良文人还是有德之人。总之,我不否认李承鹏的才气,但我轻视他
不要,不要因为某些枝节,掩盖了树的全貌。男人有时就会显示出那种粗鄙来,虽然我没看到那篇文章,我也同意你的看法,既然为文,是经过思考斟酌的,不是脱口而出。
大哥,此论坛转过不少李的帖子,很多我只瞄了一下,唯一在你这里回复对他的印象,为什么?我很认同你说的不要因瑕疵而否定全部,我从不认为李承鹏是坏人,这个世界本来也没几个绝对的坏人。练葵花宝典一样可以铲奸扶弱除暴安良,但为什么会被认为是邪功?就在于它是伤人伤己。李承鹏写出那样出格出轨惊世骇俗的文字,虽然赢得了名气却毁了自己声誉。所以我只说李邪,邪是不正的意思,并不代表坏或者恶。不知你转的文章是否李的新作,感觉李经历过几场骂战之后,懂得收敛了。挫折其实算好事,让人成长。
爱家妹,所说在理。我查了一下,是今年9月10日的帖。他的博客我不是常去的,该有几个月了吧,他的论战事,我也一无所知。
对于某些人的博客,为什么不能复制的问题,我也查到答案了,原来并非博主的本意,还是网络管理者“河蟹”的新蟹螯。朱大可称之为:“人性化”管制与“天鹅绒封杀”,其基本手法是:“第一:故意做成程序故障或程序更新,导致“转载”功能不能实现。第二:在后台设置成“不允许复制”,所以只要网友复制,就会出现严重“乱文”现象。第三:屏蔽搜索功能,令我的文章不能被搜索引擎直接搜索到(除非是转载)。”
为什么要这样设置啊
可能是万一出问题了有处可查或者著作权版权之类的顾虑吧,再一个可以保持这个网站的点击量吧
写得不错 真的很不错不过不要忘记 秦姓公司是在员工饿肚子的时候修的墙 秦破产了是不错 但那道墙确实保护了那些员工的后代 隋姓公司也是在员工饿肚子的时候挖的河 那条河我觉得不是用来养鱼那么简单的吧 好吧 我承认这两家公司确实存在很多问题 但我们看问题能不能理性点 不要因为秦桧的劣性而忘记宋体字的创造者 不要因为和珅的贪婪就抹煞乾隆盛世的推手 更不要因为个别现象而忘记了你确确实实生活在一个太平年间凭心而论 你过得不好吗?你知道你为什么现在能坐在电脑前手扶键盘想骂谁就骂谁吗?因为你的言论是自由的 你知道你为什么能大胆的走在大街上而不用穿防弹衣吗?因为你的环境是安全的你知道你为什么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而不用苦苦等待联合国拨给你的那些少的可怜粮食吗?因为你的生存是有保障的为什么那么多人骂不公?因为你受过教育为什么那么多人骂油价?因为你买得起车为什么那么多人骂房价?因为你买得起房为什么那么多人骂食品?因为你吃得起饭为什么那么多人骂景区?因为你旅得起游为什么那么多人骂服务?因为你消得起费为什么有人骂政府?因为你忘记了拿你现在的生活和十年前二十年前做比较了为什么有人非要把政府和国家区分开来?一种是无知 另一种就是———“有心”
主要的应该上海花千坊论坛首页不是,那是朱大可对于自己博客文字被天鹅绒般软性封杀的感叹,看得出他是不愿被这样的。他的文字多是已在报刊发表的,也有被和谐删减或未能发出的。
呵呵,老弟看到的是半杯水,有人看到另一半。其实都对。像前胡总书记早年指出的,碗里吃肉,口中骂娘。但是批评常常使人进步,有积极意义;骄傲使人落后。看到距离不足是前进的动力。有些落伍观念有必要提高认识,那是因为我们已处于现代。
俺第一次看你这么旗帜鲜明!虽然俺也发牢骚,但凭心而论真不希望彻底推倒重来。就拿法制来说,很多现代法律国家早已制定出来了,只是宣传不到位,普通老百姓认识较少或者认识模糊,甚至基层政府组织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以后普法宣传需要加强,执法机关依法执法,行政机关依法行政都需要加强,否则等于没有法律。既然已经有了只是没有执行好那就不需要完全重搞,改良改良就行了。不信大家可以查一查,象民主建设、行政约束、人权等等各方面的法律其实都有了,真的只是因为执行的太差了。政府需要舆论监督,但现在网络上的舆论监督有走向反面作用的趋势。有些别有用心的人也在利用这个自由的平台,现在上网表达意愿也不能忘记提高警惕,以免被人利用。
习惯体现在言行,根植在意识。习惯认识的形成非一朝一夕,没有强有力的影响想改变很难。习惯也可能包含着对一些形态的依赖和依恋,那样的话施加的外力不但不能促使改变反而会触发反弹。堡垒从内部瓦解事半功倍,改变认识才是根本。现在身处的环境翻天覆地,对自身存在价值和权利的认识怎样?那个80后的反应的确能说明问题。